小麦同学

我们可怕么?

山水可相逢:

我希望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家,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之中呢?或者说我希望我生活的国家能够建立起来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呢?其实说不太清楚,毕竟这个国家不仅幅员辽阔,它还人口众多且众口难调。
但我依然抱有几分幻想,幻想着我们能够活在一个能够自由谈论的环境里,幻想着我们可以调侃在位者的简单玩笑,可以诙谐的嘲讽时政,可以在饭后指着电视上出现的一些让人心痛的新闻事件骂当局者迷。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无比地清楚,我们不会攻击这个祖国,因为我们爱它。
但今天,当我的权利被逐渐剥夺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以前的想法太幼稚了,实在是禁不起任何打磨与推敲。
因为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爱国,它都不确保能够给你你想要的正当权利,你只是个无声的存在者。
作用不大,牺牲也尚可,所以为什么不剥夺呢?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看到了微博上的一些大V转发的新的规则,然后又接二连三的看到今天大家都在转发#我是同性恋#这个话题以及许多与此有关的主题和话语。
纵观网络平台的起始源——微博,我们可以看到义愤填膺者有之,冷静阐述者有之,侮辱谩骂者亦有之。这个小小的平台忽然就引发了许多人的一场无硝烟但火药味十足的恶战。
为什么忽然就起来了呢?那个规则不是只针对网络用户么?不是只针对网络上的漫画和段子么?人家平台老总都出来解释了,你还不依不饶的干什么?再说了,关你什么事呢?
对啊,关我什么事儿呢?
因为我是其中的一份子。
同性恋这个词语在很久的过去提起来的时候还遮遮掩掩,像个遮羞布一样被拉来垫去,试图掩盖一个令人蒙羞的事实,后来终于有人敢直面正式这个词语了,甚至敢以此为话题来领取自己的权利,甚至光明正大的po出自己的恋爱经过和幸福生活,丝毫不畏惧白眼和冷漠。
这个不得不说是一个很玄妙的变化。
也就是在这个变化之中“同性恋”这个词语似乎开始给社会造成一种假象或者是太平盛世的虚幻,好像这个群体正在被人给接纳和容忍,正被大家包容和尊重。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个很不错的曙光,但好景不长,时至今日,重新看过去,不难发现这也不过是场海市蜃楼,因为到了今天,当这个词语又一次被人提及的时候,是带着种屈辱的味道呼啸而来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社会不仅不容纳,它还对其进行构陷和惩处,剥夺那些想要为此发声的同性恋群体或个人。
当我看到那些被封锁的消息和那些已经找不到的微博用户,只觉得浑身冰冷,心中酸楚异常,因为在此之前不是这样的。
或许应该这么说,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那么我本可以忍受黑暗。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正是因为我知道过以前同性恋的生存状态和社会对他们的接受程度,以及上层人士对其的态度,再看今天这个现状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同性恋这个词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磨难才被这个社会勉强打开了一条缝隙来接待,现如今,一纸通告下来所有的美好通通都被打倒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含有同性恋内容或消息的人被当做毒蛇、毒草,一些恐同人士在这个时候甚至借此耀武扬威了起来,这不可悲么?
可这就是真实现象。
又一次,许多年前天安门前的那一张两个女人亲吻的照片被重新贴了出来,照片上,两个女人的后面的天安门城墙上毛主席画像依旧威武不凡,却也用和蔼的目光注视着,旁边的兵哥哥眉目蹙起也只是心存疑惑,并没有阻拦的动作。
这一切,看上去简直和谐极了,但为什么今天就不可以了呢?!
我们需要的很多么?其实不外乎是跟异性恋同样的社会地位和尊重,既然社会可以容纳异性恋,为什么就不能对同性恋多一些包容?
同性恋犯法么?
不犯法,我们依然是这个祖国的子民,依然热爱和拥护它,只是她却始终拿着拒绝的牌子针对着那些渴望得到她认同的子民。
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可能同样的话说多了就没有了意义,但依然想说,我今天的发声不只是因为这个事件,而是我希望明天,当屠刀放置在我的头顶之上的时候可以有人站出来说,这是不合理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只是我依然想试着去争取一下属于我的正当的权利。


我们可怕么?

山水可相逢:

我希望生活在什么样的国家,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之中呢?或者说我希望我生活的国家能够建立起来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呢?其实说不太清楚,毕竟这个国家不仅幅员辽阔,它还人口众多且众口难调。
但我依然抱有几分幻想,幻想着我们能够活在一个能够自由谈论的环境里,幻想着我们可以调侃在位者的简单玩笑,可以诙谐的嘲讽时政,可以在饭后指着电视上出现的一些让人心痛的新闻事件骂当局者迷。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无比地清楚,我们不会攻击这个祖国,因为我们爱它。
但今天,当我的权利被逐渐剥夺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以前的想法太幼稚了,实在是禁不起任何打磨与推敲。
因为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爱国,它都不确保能够给你你想要的正当权利,你只是个无声的存在者。
作用不大,牺牲也尚可,所以为什么不剥夺呢?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看到了微博上的一些大V转发的新的规则,然后又接二连三的看到今天大家都在转发#我是同性恋#这个话题以及许多与此有关的主题和话语。
纵观网络平台的起始源——微博,我们可以看到义愤填膺者有之,冷静阐述者有之,侮辱谩骂者亦有之。这个小小的平台忽然就引发了许多人的一场无硝烟但火药味十足的恶战。
为什么忽然就起来了呢?那个规则不是只针对网络用户么?不是只针对网络上的漫画和段子么?人家平台老总都出来解释了,你还不依不饶的干什么?再说了,关你什么事呢?
对啊,关我什么事儿呢?
因为我是其中的一份子。
同性恋这个词语在很久的过去提起来的时候还遮遮掩掩,像个遮羞布一样被拉来垫去,试图掩盖一个令人蒙羞的事实,后来终于有人敢直面正式这个词语了,甚至敢以此为话题来领取自己的权利,甚至光明正大的po出自己的恋爱经过和幸福生活,丝毫不畏惧白眼和冷漠。
这个不得不说是一个很玄妙的变化。
也就是在这个变化之中“同性恋”这个词语似乎开始给社会造成一种假象或者是太平盛世的虚幻,好像这个群体正在被人给接纳和容忍,正被大家包容和尊重。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个很不错的曙光,但好景不长,时至今日,重新看过去,不难发现这也不过是场海市蜃楼,因为到了今天,当这个词语又一次被人提及的时候,是带着种屈辱的味道呼啸而来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社会不仅不容纳,它还对其进行构陷和惩处,剥夺那些想要为此发声的同性恋群体或个人。
当我看到那些被封锁的消息和那些已经找不到的微博用户,只觉得浑身冰冷,心中酸楚异常,因为在此之前不是这样的。
或许应该这么说,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那么我本可以忍受黑暗。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正是因为我知道过以前同性恋的生存状态和社会对他们的接受程度,以及上层人士对其的态度,再看今天这个现状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同性恋这个词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磨难才被这个社会勉强打开了一条缝隙来接待,现如今,一纸通告下来所有的美好通通都被打倒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含有同性恋内容或消息的人被当做毒蛇、毒草,一些恐同人士在这个时候甚至借此耀武扬威了起来,这不可悲么?
可这就是真实现象。
又一次,许多年前天安门前的那一张两个女人亲吻的照片被重新贴了出来,照片上,两个女人的后面的天安门城墙上毛主席画像依旧威武不凡,却也用和蔼的目光注视着,旁边的兵哥哥眉目蹙起也只是心存疑惑,并没有阻拦的动作。
这一切,看上去简直和谐极了,但为什么今天就不可以了呢?!
我们需要的很多么?其实不外乎是跟异性恋同样的社会地位和尊重,既然社会可以容纳异性恋,为什么就不能对同性恋多一些包容?
同性恋犯法么?
不犯法,我们依然是这个祖国的子民,依然热爱和拥护它,只是她却始终拿着拒绝的牌子针对着那些渴望得到她认同的子民。
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可能同样的话说多了就没有了意义,但依然想说,我今天的发声不只是因为这个事件,而是我希望明天,当屠刀放置在我的头顶之上的时候可以有人站出来说,这是不合理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只是我依然想试着去争取一下属于我的正当的权利。


最美的笑容!

天街小雨潤如酥!